五牧驿站
2006-05-15 09:38:35   来源:

  五牧,在无锡洛社镇西,位于无锡、武进两县交界处的大运河畔,自古以来是水陆交通要道。南宋末年,文天祥的两位部将尹玉,麻土龙拒元兵战死于此,留下了“英雄战攻驻守之迹”。明清时代,在运河北岸,设置了传递官文书(公文)的驿站,有“江南孔道,羽书旁午”①之说。

  五牧驿站始设于明永乐年间,延续至清末,是武进与无锡两县驿站间的中转站。其时,武进、无锡同属常州府,武进有一驿站,设于县治毗陵(即常州),无锡有一驿站,设于锡山,两地相隔九十里。②五牧驿站西距常州和东距无锡,各为四十五里,俗称“五牧两头长”,正当两地驿传枢纽,凡东西上下传递文书的驿使到此,均需换马后继续前进。驿道沿着塘岸,宽阔平坦,可容五马并驰,并有养路工修补、保养。、武进光绪进士刘可毅写有一篇杂说《记毗陵驿马》③,文中在叙述传送紧急军书的驿马奔驰在云阳(即丹阳,有驿站,属镇江府)、锡山间,经毗陵驿站时,有几句描绘:“吾驿(指毗陵驿站)枢其中,蹄声、铎(大铃)声、棰(赶马鞭子)声,午交衢(纵横相交的大路),昼夜不绝。”由此也可约略想见当年走文书的驿马途径五牧驿站的情景。

  光绪年间,五牧驿站的驿官(掌管驿传事务)叫王头儿,他是五牧的末代驿官,系由京都派来,北方人。那时驿站有东西两马号(养马的地方),各畜骏马八匹,由驿夫喂养。往来驿使到站换下的马匹,即由王头儿之妻牵着在二里路内慢步往返,直到马身汗干为止,谓之“晾马”。有一年伏天,一匹驿马因疲劳后热死,按规定,须割下死马的耳朵和尾巴上报,并请示处理办法。由于所派请示人误听将、死马“埋掉”为“卖掉”,王头儿就将死马卖给附近的刘薛两家;食用。但私卖驿马等于私卖“皇马”,罪在不赦,这事恰巧被送文书的驿使撞见揭穿,就大敲竹杠,王头儿畏罪,就把卖马的六块大洋塞进他的口袋,刘薛两家还被罚了些钱财,以此了事。驿站凭着它所占的地盘,无形中成了勒索百姓的关卡。凡过路带有牛、马、骡、驴等牲畜者,须向驿站交纳大洋四角,以资“买路”、运河中过往船只。凡装运瓜果、鱼虾之类食物者,均须、靠岸“孝敬”。

  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,沪宁铁路筑成通车,邮传代替驿传后,五牧驿站随之撤销,驿站人马还留驻一二年,才全部撤走。说到沪宁铁路通车一事,这里就顺便讲件趣闻。据说,那年火车首次经过五牧时,群众好奇,两旁围观,人山人海,但一见火车近身,就都吓得逃走。当局曾动员大家免费乘车,竟有不敢尝试者。

  1946年,里人曾募捐集资,于五牧渡口,即运河北岸驿站旧址附近,建一凉亭,名“延紫亭”,系请吴稚晖题书,亭中有石柱对联两副,均请无锡礼社(玉祁乡)举人薛宝煌撰书。对联云:

  其一 武锡此分疆,官驿已无花叱拨;④尹麻曾苦战,路人常忆古将军。

  其二 明月渡口,问谁曾迎桃叶;⑤梁津人士,到此且息萍踪。

  延紫亭已毁于“文革”期间,现仅存石柱四根,对联字迹尚依稀可认。

  (注)①羽书旁午:往来的军事文书纷繁。

  ②见《清史稿·地理志》。

  ③载王文濡选辑的《续古文观止》。

  ④花叱拨:即桃花叱拨,古代良马名,用来指驿站的骏马。唐诗人:岑参《玉门关盖将军歌》中,有“枥上昂昂皆骏驹,桃花叱拨价最殊”之句。

  ⑤桃叶:晋王献之妾名。相传王献之曾临渡口,唱所作桃叶歌送其妾。

作者:强济和
来源:无锡史志
【编辑:】 进入论坛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窗
相关新闻

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权用户:http://www.thmz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