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庄里和耕读桥

2011-02-10 15:04:07 来源:江南晚报

  无锡的老地名很多,沿用至今的也不少。南城门外的“大庄里”就是无锡人十分熟悉且历史文化内涵很丰富的一处老地名。

  大庄里的来龙去脉

  大庄里的具体位置,就在耕读河(是一条东西走向的河流,它东接古运河,西连梁溪河)的南岸,扬名新村附近。这里原来是明代文人华云所营建的著名园林胜景菰川山庄所在地。因其原有范围很大,东近今通扬路,西至今家乐福超市附近,南靠庵桥河,北濒菰渎港(今耕读河),占地达一百五十余亩,所以当时人们俗称它为“大庄”。“大庄里”这一地名也由此而来,至今已有四百六十多年的历史了。

  菰川山庄,简称菰川庄,文史专家夏刚草研究员告诉记者,“其名由其旁的菰渎港而得。‘菰’者,茭白也;‘川’者,河渎者也。因为河中生长着茂盛的茭白,故称‘菰渎’,又称‘菰川’”。另据地名专家郁有满考证,菰川山庄可能还不止上述这样大的范围,今扬名新村西南、原清扬公园溜冰场附近,有座古老的小桥名庄桥,即为菰川山庄的西侧门所在地。还有“华大坟”,大约在山庄之西南,是埋葬华栋、华麟祥和华云祖孙三代的地方,占地八十多亩。原有神道、石人、石兽、石碑及碑亭等,墓地古木参天。虽至民国后期,坟茔、石人、石兽及碑刻等已荡然无存了,但至上世纪七十年代,神道仍隐约可辨,树木也很葱郁。

  华氏家族的兴衰史

  “菰川山庄虽然是由华云及其胞弟华露一起所营建的,但他们是继承了祖父、父亲的经济实力方才能成功的。”夏刚草介绍。

  华云的祖父华栋,世居无锡南门外下塘的铁柱岸(今南下塘街铁树桥之北)。相传华栋六十多岁时,曾与邻居龚氏争地,打了一场官司,结果华栋胜诉。他在埋设这一地块的界址石时,竟挖得小铁罐百余只,只只装满金银,因而暴富。没几年,华栋谢世,其子华麟祥(号海月)继承了全部财产。华麟祥年轻时读书虽然也很认真,但屡试不第,于是他便利用所继承的雄厚资产从商经营,使财富又不断增值。未有几年,他成为无锡乃至整个江南地区当时的三大巨富之一(另外两位是安镇的安国和后宅的邹望)。那时民间就流行着一句顺口溜,叫做“安国邹望华麟祥,金银日夜用斗量”。

  华麟祥善于经营,晚年时将菰渎港之南直至庵桥河边的大片荒滩荒地购买到手。用现在的话来说,他打算接下来搞土地经营和房地产开发。然而,他没有来得及这样做就去世了,未竟之事,只能留给两个儿子华云、华露兄弟。

  华云(1488-1560),青少年时期曾师从致仕还乡的著名学者、诗人邵宝,是邵宝的“高足”之一。后来,还师从著名学者王守仁(号阳明),成为一名初露头角的学者和诗人。嘉靖二十年(1541),五十四岁的他考中进士,先后出任刑部郎中和南京兵部郎中。“因为对当时内阁首辅严嵩大为不满,他六十岁时便毅然致仕,告老还乡。回到无锡后,和弟弟华露一起大兴土木,经营家园。”先是在其故宅旁建海月亭(以纪念父亲)和剑光阁,又建华氏义庄,以慈善族里,还在菰川山庄之东建燕嘉堂。之后,兄弟俩利用父亲买下的大片土地营建菰川山庄。在庄内重建剑光阁,藏书万余卷,还有大批字画真迹;又筑园中之园“真休园”,真休园中“槐柏翳如,花竹分列,池馆亭榭,胜甲梁溪”;再在庄东南方筑“修竹圃”,虽面积较小,但以竹为主,很有特色。苏州著名文士、书画家文徵明、沈周等经常应邀来山庄作客交游,鉴赏华云所藏法书名画精品,认为无一赝品。“嘉靖三十三年(1554),华云与致仕回乡的顾可久、张选、王问、华察、施渐等聚集惠山,复举碧山吟社,以诗词唱和。华云七十寿辰时,曾在真休园大宴宾客,文徵明等吴中名士二十余人均来祝寿,这是菰川山庄的全盛时期。”

  

本栏目下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转载,无法获知作者及联系方法,如对转载有异议或领取稿酬事宜,请及时联系:0510-85809758

暂无相关文章
热门图片
没有记录

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权用户:http://www.thmz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