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流动的声音
2009-04-23 15:07:22   来源:无锡广电・江南之声

  乡村有流动的声音,你知道吗?我是听着它长大的。

  小的时候,每年“五一节”过后,国庆节之前的这段时间,经常会有卖冰捧的叔叔大爷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他们骑一辆破旧的自行车,满身尘土沿着沙石小路,遇见稍微大一点的村庄就会拐进去,把自行车停在大树下,或是能遮阴的地方,坐在石头上,放开喉咙,一遍又一遍地叫喊:“冰棒、冰棒,白糖冰棒,绿豆冰棒。”

  在我的印象中,那时冰棒的品种只有这两种。其实白糖冰棒用的是糖精,绿豆也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。一时间,孩子们围过来了,有的是父母牵着手,端一只碗,兴冲冲笑眯眯地。冰棒一般卖三分钱一支,到了下午,剩下不多或有的冰棒快融化时,也会卖两分钱一支或五分钱两支。父母们大多买一支两支,用碗装着,生怕冰水掉在地上,可惜了。孩子们吃冰棒时,先是将剥下的冰棒纸舔了又舔,随后用碗托着,慢慢地有滋有味地吮吸着冰棒,发出“唧唧唧”的声音。家中孩子多的,就一人一口,轮流着吮吸。装了冰棒的碗,最后还会用凉开水荡一下,喝下,露出一脸的惬意和幸福。

  在当时,物资相当匮乏,很少有什么水果,买饼干又要粮票,糖果的价钱贵得惊人,而冰棒,可以说是“价廉物美”,天热时作为孩子消暑降温的零食,家长是很少反对的,大多会满足他们的要求。因此,孩子们对卖冰棒的都有一种期盼、一种思念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商店里副食、果品之类的东西日渐丰盛,粮票也不需要了,人们口袋里的钱好象也多了起来,加上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有了冰箱,冰棒完全可以自己制作,于是推着自行车走村串户卖冰棒已没有市场,这一现象多年前就消失了,并成为了一段历史,人们的记忆中也渐渐地将其淡忘。

  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,乡村又出现了类似卖冰棒的的情形,只不过卖的是包子馒头,其品种繁多,有肉包、菜包、水晶包、豆沙包、牛奶馒头、开花馒头、杂粮馒头等等。这些人从附近的圩镇来,大多骑着轻便摩托车、电动车,容器是保温箱保温筒。“包子馒头”“馒头包子”的叫喊声飘荡在田野山间。在田头地角劳作的人们放下手中的活,买几只热气腾腾香喷喷的包子馒头打打点,补充补充体力,或是买一二十只回去,一家人和米饭稀饭搭配着吃,调调味口;有些整天在小河边钓鱼的老爷爷经常还买来当午餐。

  包子馒头,虽属平常之物,但制作却有一定的技术难度,大多数村民是做不好或不会做。这些人正是抓住了这一细微之处,敏锐地捕捉到了商机,不但方便了村民,一天下来,轻轻松松,收入也是比较可观的。

  然而近年来,乡村又出现了一种新的“叫喊声”,这就是收购废旧家电的。这些人开的是三轮车,轻型汽车,车上装着电子播放机和高功率电子喇叭等现代化的音响设备,挂着“收购废旧家电”的牌子或红布做的条幅,一边在乡乡、乡村、村村、村组之间的水泥路上慢悠悠地行驶,犹如观光游览看风景一样,一边不停地播放着“旧彩电、旧冰箱、旧洗衣机”之类的“叫喊声”。声音高亢响亮,穿透力强,还伴随着不断变换的音乐,一公里外都能听到,山谷留下久久的回声。只要招呼一声,便会上门服务,搬扛都不要自己动手。据了解,这些人每天可以收购到二十多台(件),生意很是错。

  这些叫喊声就是乡村流动的声音!

  从冰棒、包子馒头到收购废旧家电,时间跨越了半个多世纪。表面上看,好象是一个个新的轮回的开始;实质上,是有根本的区别。冰棒,是特定年代人们无奈的选择;包子馒头,是温饱生活的丰富和点缀,而收购废旧家电折射的则是人们日益富裕、步入小康如初升太阳的灿灿光芒。毫无疑问,乡村流动的声音是迷人的、醉人的,必将永远流动永远悠扬,也一定会越来越美妙。
 
作者:邱朝平  
【编辑:黎娜】 进入论坛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窗
相关新闻
2009-04-23让变化聆听时代的声音
2009-04-23一声叹息
2009-04-23绿缘
2009-04-23手机:从奢侈品到必需品
2009-04-23家门口的变化

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权用户:http://www.thmz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