许舍寻根记
2009-05-25 13:18:05   来源:太湖明珠网

  许舍山,地处无锡西南,太湖之滨,在鼋头渚到吴塘门的连绵群山之中,风景秀丽,历史上更堪称一藏龙卧虎之地,出过许多著名人物。其繁盛约在宋末,当时这里聚居着四大姓氏许、尤、蒋、施,多少人文故事,流芳至今。历代无锡邑志,皆有许舍山和许舍的记载,清末《无锡金匮县志》卷二“山水”一节如此叙述:“许舍山,在路耿(山)之南,群峰盘旋,结为深谷。宋待制蒋王皆,学士许德之,侍郎施垧,尚书尤袤,皆卜筑其中。东有汤村岭、窑窠岭。”

  今天,无锡许氏,遍布海内外,然而他们中有多少人清楚,他们大多是许德之的后代?笔者自去岁于无锡图书馆发现自己的家谱《锡山许氏宗谱》,谱系明示,九百年来,像我们这样走出方湖許舍的许氏后裔有151支人马。从宋末到清季,許舍子孙中,出过25位进士,47位举人。靖康南渡,高宗偏安杭州,一时多少北方大族随行,此为江南继永嘉南渡后规模最大的汉族迁入。无锡此时也迁入了诸多大族,九百年中,锡地许氏蔚成名门望族。

  我,一个自小离锡的游子,六十之年方知自己根之所在。我家是许德之后裔“方湖徒居夾城裏”这一支,祖上在清代以前已从方湖许舍徒居无锡城内夹城里,“康熙庚寅八月十六日自夾城徙居談渡橋緣雪巷”,“乾隆癸未徙居南城門水曲巷”,在这里连出许庭坚、许仲堪两位兄弟藏书家、文献学家,“道光二十七年”,出一房“分居东河头巷”,宣统年间我的曾祖父分居小河上(今崇宁路),钟鸣鼎食,世代书香,到如今子孙分散国内外,渊源皆自许舍里,家谱明白记载,那是我千年的祖居地,先祖许庭坚的一方藏书钤印就是“许舍山人”,慎终追远,不忘其由来。

  去年冬天,无锡外甥曾陪我一路寻到雪浪山下的许舍(锡人又称许舍里),风景如诗如画。此间有一段老街,一条山水下泻、绿树蘸水的小河,夹岸甚多废弃的屋宇房舍,人去楼空,庭院荒芜,今朝断壁残垣处,向来一一是人家,不由人顿生沧桑感。无锡城里,触目高楼大厦,城郊已“拆迁”殆尽,如何出城三十里许,还有这醉人的山居景象?简直像是穿越了时空隧道,眼前分明是一处世外仙源哦,流连忘返许久。许舍,远离尘嚣,目前仍是一方净土。

  近闻许舍一带也要开发了,继江南大学在此落脚,政府机构也很快要一个个搬到许舍这风景绝佳的地方来了。怀着三峡惜别游般的心情,五月十八日我再度来锡探望,并欲寻找始祖德之公的踪迹和民国年间合族出力重修过的许墓遗址。

  经太湖大道,蠡湖大道,长广溪湿地公园,缘溪路到西林社区,出城一路都是新筑马路,两边的行道树还裹着草绳,眼中所见,到处绿树掩映的别墅建筑,几疑人在欧洲。无锡人有钱哦,远郊也打造得如此诱人,这是其他城市艳羡不已的!

  西林村社区办公地是一栋粉红色西式洋楼,静悄悄的,人已下班,问路人,方寻至许姆村。我已打听,此地旧名许墓,然乡人素不喜此名,唤作许姆,解放后又改“西林”。闻听是来寻找许墓,村人皆围拢来,一位望去七十开外的蔡姓老人相当热情,说之前也有人来寻找过,“许大坟”在村里,有只亭子,有口井的那地方就是,坟墓文革中被掘开过,什么也没有。看坟人叫王荣宝,已死了二三十年,老妻朱月琴还在,九十多岁了,过桥第五家,问王坤钱娘就是。一位带着迷彩帽的老太自愿带路,她说来了几十年了,从未见过有墓。叫了好久门,月琴老人始出,耳聋,很健,只是说话有点七搭八搭,问不出什么来,老得已记不清许墓在哪里,倒还仍是这位带路人清楚,她领我们去许墓。

  穿过一条扑鼻酸臭的小弄堂,眼前陡然开阔,跃入眼帘的是一座造型浑朴、覆以绿色琉璃瓦的仿古六角亭,亭内有口井,亭檐上刻着“甘醇泉”三字,老妇说一村用水都靠它。亭旁倒也林木蓊郁,有一长花坛,正自鲜花盛开,顿令人心情放松了不少。向北是一排新楼房,相邻几间山石砌就的老房子,虽颓败犹有可看。井和亭子都是新筑的,墓在何处?老妇答只晓得许墓就在这里,详细位置就“弄勿清了”。我猜想就在这片花坛或是脚下的水泥场下,乡人旧俗是忌讳在人家坟头上起屋,说要塌的。

  家谱记载,许墓旧时占地三十余亩,后逐渐被人侵占,1926年族人出面告官,始退还,随即合族墓捐,费五月之工修墓、植树、立碑,有许国凤手书“许墓”二字之石刻墓门,仅仅过去八十三年,居然一丝踪迹全无?环视则暮霭炊烟,青山无语,怅怅然有失落感。祖宗地下有知,其三十一世孙远道而来,是喜是悲?心下仍很是怀疑究竟是否在此地。山色苍茫,天已将暗,赶紧拍几张照留作纪念。心里念着我还要再来。开车出去,沿途与好奇热情的村人拱手作别。

  翻开随身带来的家谱复印件:“...始祖宋显谟阁学士讳德之公,卜居县属开化乡之方湖,筑舍鹤溪,遂改为许舍,殁后葬于流福田,现称为许墓,县志乡志彰彰可考...许墓在开花乡廿七一图周埭桥之旁。”

  此地乡人不知周埭桥,“廿七一图”是什么?更无人知晓。真是河图洛书,今人难明矣。

  人告未闻“周埭桥”,附近华庄那里有周潭桥。心有不甘,驱车前往,路过葛埭匆匆小食,到则天尚未黑,华庄亦一小镇,颇繁荣,路问可有许大坟,人家皆摇头,一热心者带我们去找当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。已是上灯时分,老人名陆仕银,颤巍巍出堂坐在藤椅上,很是儒雅,娓娓道来,居然晓得“廿七一图”这个旧称,说过去分划区域为收钱粮,农人交了田赋完粮后,给一收据劵,专管此事的谓之“图董”,还有保甲。这位老老是许舍山下尧歌里人,说我应当去许舍里向阳大队问问,那里是从前的廿七二图,廿七一图就在旁边了。这可是活古董哦,再三道谢拜辞。这时外面一片漆黑,大约夜间七八点钟了,此刻回南京还是为此留宿无锡?这么晚去不去许舍?略一沉思,决定马上进山,毕其功于一役,弄个水落石出。

  好在道路都已修好,外甥带路,不一会儿就开到了。黑夜里村头有一小店灯火通明还在营业。上前问此地有否八十以上的老者,是否还有姓许的,门首有位壮汉听明来由,告附近有位老者姓许,还曾修过谱。闻言,喜出望外。他指点我们“过桥,一座三层楼房”就是。此楼上下亮着灯,偏是前门后门转来转去敲不开。村人说老人睡了,儿子不在,媳妇去跳舞了。听我说特地从南京过来,一许姓村妇高声唤来老人的孙子去请。

  日光灯雪亮的堂屋里,嵌有红彤彤的中堂,乡间迎门大都如此布置。满头白发的许泉桂先生出来接待客人,他说许舍里有很多许氏后人,我心中大喜,这么说许德之的后人中竟还有九百年始终没有离开过老窝的,老人说他是二十九世,跟我祖父同辈呢,肃然起敬。他说这里过去属廿七二图半,许墓确是在西林村,他们刚刚修过谱,不过相隔虽如此近,他却没去过许墓。听我说去年来时有人告诉我此地没有姓许的了,老人嗤之以鼻。听到我祖父许嘉澍兄弟俩曾参与八十三年前的最后一次修谱,他说在谱上看到过这名字,先生立即转身入内,须臾捧出一部崭新挺括的《许氏宗谱 - 许舍里 上宋巷》,“送给你,以后你们修好了谱也送一本给我”...拜领,狂喜,感慨!此来我何曾想过会得到新修许氏家谱!欢谈不尽,互留通信地址,他高大的孙子还给了我Email。头十点钟了,还得回南京,彼此互道珍重而别。车出许舍,我长吁了一口气,想不到有此收获,今天不虚此行!

  深夜回到家里。一路上开着车灯阅读这部支谱。他们也是在无锡图书馆复印的。字很大。有几位高祖画像,旧谱的序,许德之亲撰的《许舍记》,许墓图,后面还有国学大师许国凤、许樾、许棫、许卓然、许同莘、许同蔺、许铭勳以及我祖父许嘉澍等八位许氏名人,民国十五年联名给无锡县政府的《公呈县公署祖茔被占请勒令迁让以保名墓呈文》。续谱,千载事也,非国学功底很好的人不能当此重任,许舍的修谱费时一年半,惟三人捐款,各捐一万五。


  南京 许树铮 五月廿二凌晨 2009

【编辑:一叶】 进入论坛】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本窗
相关新闻

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权用户:http://www.thmz.com